鸡女一天能接多少人

来源:华股财经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鸡女一天能接多少人剧情介绍

中国银保监会等五大部会上周三(3月17日)正式祭出“校园贷”之禁令,不准网贷机构向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其中包括正规的小额网贷平台,如蚂蚁集团的“花呗”、“借呗”和京东的“白条”等都在禁止之列,以杜绝大学生超前消费或深陷债务陷阱。禁令一出,网路舆情正反意见并呈,但反对意见却获得比例甚高的点赞反馈,似乎显示年轻族群敢怒不敢言的心声。
对此,三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大学生近年来遭网贷“诱骗、敲诈”事件频传,再加上官方确实有意导正年轻一代过度消费的生活型态,因此,此一禁令应可从根源解决此一乱象,并维持社会的稳定。不过,他们也说,监管机构这种“一刀切”的手法恐怕也会抑制到年轻族群的正常消费和资金需求,背离“十四五”推动“内循环”和刺激消费的目标。而且此一禁令未来能否执行到位?会不会反而让非正规的网贷业者趁虚而入,“收割”学生市场,让人不无疑问。
根据五大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国将从四方面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的监管,包括:一、禁止小额贷款公司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并加强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在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上的风险管理要求,明确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二、树立大学生正确的消费观念,并建立监测机制等以要求高校担负起学生管理的主体责任。三、做好舆情疏导。四、加大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中违法犯罪问题的查处力度。
该《通知》还要求高校配合,除了堵住不良校园贷的“偏门”外,还要“开正门”,主动对接银行或金融机构,以提供手续便捷、利率合理和风险可控的助学、培训、创业等金融产品,以满足全国4000多万名大学生合理的信贷需求,并期以“良币”驱逐“劣币”,净化校园的金融市场环境。
对此禁令,微博上一度引发中国网民的热烈讨论。
部分网民留言表示支持,例如,署名“美丽女孩娜娜”的网民说:“必须严查,网带(贷)坑了多少大学生。查查!”也有的人斥责大学生“没有还贷能力,凭什么借钱”、或“有多少钱花多少钱,超前消费不健康”等。
但网民明显反对或质疑的声量也不低。例如署名“全是甜份”的网民说:“最该管的是那种不正规的网贷啊,裸贷啥的,借呗花呗相对还挺正规的”,获得高达三万多人点赞。署名“卢姨”的网民批评说:“合法渠道没有,逼得学生只能(找)高利贷、校园贷?”。署名“百亩森林在逃主人公”的网民则质疑此禁令有漏洞,他问:“同龄人不读大学就可以用花呗,是这个意思吗?”,两则留言也皆获得近两万人点赞,远高于其他留言。
此外,也有部分网民认为,此一禁令太严苛,而且大学生都已经是成年人,政府管太多。例如多位网民,包括署名“可爱柚子”的大学生建议:“适当控制额度就好了,没必要一刀切”。她还说,自己每月有生活费还有家教、勤工等工资弥补收入,而且她在花呗每月额度控制在2,000人民币,但万一收入还未入袋、却有补牙或生病的急缺,用花呗接济一下,让她可以展现独立性,不必急着向父母伸手要钱,她认为,其实很理想。
位于北京的电商市场分析人士、同时也是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金融监管机构的“校园贷”禁令最主要是根本解决大学生没有收入、却过度消费的歪风、以及后续所衍生的犯罪或诈骗行为。例如,他说,没钱又爱美的女大学生在金融平台轻易借入好几万元去整容或买美容产品,但因后续还不出钱,却被诱骗去从事色情行业这类的诈欺行径。
他说,“校园贷”禁令是2018年来整顿P2P个人网贷、控制网贷雷爆潮之金融监管的延续,应该能更有效地从根本杜绝此不肖乱象,以免社会事件频传,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子。不过,他也承认,此一禁令确实带有一刀切的成分,将合理的资金需求也禁绝了,是其弊端。但他解析,中国的大学教育学费不高,每年学费仅在1,500美元以下的水准。因此,以中国现在的人均收入水准来看,必须靠贷款或奖学金、才能读得起大学的人比例很低。而且大学生正常的资金需求,还是有其他合理的管道可以满足,因此,他认为,此禁令对金融市场和消费零售的影响应该还是相对有限。
李成东说:“针对某类问题来讲,就是一刀切,我觉得,肯定是有弊端的。但整体上来讲,对整个金融市场没有什么太大影响,因为学生贷款的需求,它事实上不是很大,对整个零售呢,影响也不大。这里面,也只有一部分的(人)需要贷款,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贷款。这对整个的消费市场、整个的资金需求,它是一部分的问题。但是它反应出来的社会影响比较大,出了事情以后,对社会影响比较大。”
李成东说,社会稳定是中国政府在金融监理上最重要的考量,再加上官方也认为不应该对没有收入的学生族群放高利贷。因此,继前一波取缔了收取年息30%-100%的网贷公司,这一波再将收取年息约15%-20%之花呗和借呗等网贷平台也排除在大学生市场之外。
他说,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一向保守,也的确不如先进的欧美金融市场成熟,但中国强调金融稳定优于一切,也因此从未历经过什么大规模的金融风暴。
他说:“中国政府,相对来讲,不拥护创新,更追求稳定性。第二点,中国金融机构的确被掌控的,因为大部分是国企,国企国有它更求稳定。所以,我觉得,这可能跟欧美有些区别的地方。
台湾金融研训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林士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同意,除了P2P个人借贷外,去年蛋壳公寓的暴雷潮都凸显出中国网路金融的失序现象,再加上大学生借贷多用于购买3C或游戏等非必要的超前消费,因此,政府有必要及时介入,阻断大学生不必要的消费,以免事态越发严重。
不过,他也担心,中国的校园贷恐难根除,因为有资金需求的大学生仍大有人在,这反而让不肖业者有机可趁。
他说:“我看它现在这些新规都针对已经有牌照的这些业者,那这些没有牌的业者其实你很难去掌控。所以,这些大学生他会转往这些没有牌的业者,往这边其实风险会更高。”
林士杰认为,这波禁令可能对未来的电商发展和中国十四五下的内循环带来不利因素,因为疫情后的电商发展已是主流,而中国电商平台的消费者又以年轻人为主力,他说,年轻人不管是就业、创业等,资金需求也都不低。
另外,对网络金融业者,如蚂蚁来说,“校园贷”禁令所带来的冲击也不小。
林士杰说,蚂蚁的小额网贷业务占了整体营收的近四成,都高于支付、理财和保险等业务,因此,禁令一出,蚂蚁的小额网贷业务首当其冲可能马上失去校园市场,再加上,林士杰认为,中国政府可能还会进一步针对网络公司的线上支付、理财和保险业务都出手收紧监管,因此,网络金融业的前景不甚乐观。
他说,网络金融业的征信机制,如蚂蚁的芝麻信用,其实做得比银行好,因此坊间有传闻,年轻人可以欠银行钱,就是不敢欠蚂蚁,因为蚂蚁拥有全中国最大的个人资料和财务信用资料库,让还不出款的年轻人可能要面临来自父母亲或公司老板的压力、乃至于各式的催款方式。
但此优势似乎也引来官方觊觎,林士杰认为,未来中国可能计划出手将网络金融业的信用体系收归国有。
他说:“未来像这种信用体系,很有可能它会是官方这边强调的重点。就是说,有没有可能把这些平台的资讯收归国有。之前,据说官方其实就有提到,蚂蚁集团、阿里巴巴集团,他们收到的这些大数据,有没有可能提供给官方,但是,当时(蚂蚁拒绝)的回覆是,因为牵涉到消费者的隐私,那消费者可能会因为这样子降低跟蚂蚁,跟阿里巴巴往来的意愿。”
虽然直接国有化网络金融业的信用资料库,尚不可行,但林士杰认为,未来中国政府还是可能透过持股来加大对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或网络金融平台的掌控,如让蚂蚁这些网络巨头公司不再是纯民营、商业化的企业,而带有国企的色彩。特别是针对网络借贷公司的资金池问题,他说,监管机构也会朝着提高他们的自有资金比例,来降低金融风险。
位于台北的铭传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杨颖超则对“校园贷”禁令的执行成效持保留态度。他透过电子邮件向美国之音表示,此一禁令的执行“关键在地方的态度”。他说,若据银保监会的说法,去年6月底P2P网贷平台只剩29家在运营,网贷专项整治工作已转入常规监管。但他问,中国为何现在还有这么多的问题?他说:“显然问题在无证无牌放贷平台,或者有合法牌照的平台使用灰色手段经营业务。这应该是牵涉到更深层的官商利益问题,(未来就)看地方政府愿不愿意认真执法了。”
他还说,中国式的金融监管当然会影响到商业创意。杨颖超重申:“金融创新过度管制会使中共缺乏像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那样提供全方位服务的银行业巨头,甚至可说,即便出现,也会绑手绑脚,无法向他们竞争。”

详情

鸡女一天能接多少人 Copyright © 2020

河南南阳小粉屋 好爽,好深,好多水 湖南文理学院按摩店 黑白丝袜闺蜜酒店双飞 衡阳维也纳酒店里的鸡多少钱
杭州200快餐 呼和浩特丰州路的姑娘去哪了 红谷滩区人民政府 火车站别人问要不要服务 河间红府玩一次多少钱